家喻戶曉的巾幗英雄 — 花木蘭

唧唧復唧唧, 木蘭當戶織. 不聞機杼聲, 惟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 問女何所憶?

女亦無所思, 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 可汗大點兵. 軍書十二巻, 巻巻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 木蘭無長兄. 願為巿鞍馬, 從此替爺征.

東巿買駿馬, 西巿買鞍韉, 南巿買轡頭, 北巿買長鞭. 

旦辭爺娘去, 暮宿黃河邊, 不聞爺娘喚女聲, 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 暮至黑山頭; 不聞爺娘喚女聲, 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

萬里赴戎機, 關山度若飛.

朔氣傳金柝, 寒光照鐵衣.

將軍百戰死, 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 天子坐明堂.

策勳十二轉, 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 木蘭不用尚書郎; 願借明駝千里足, 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 出郭相扶將.

阿姐聞妹來, 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姐來, 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 坐我西閣床; 

脫我戰時袍, 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雲鬢, 對鏡貼花黃.


出門見火伴, 火伴皆驚惶, 

同行十二年, 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 雌兔眼迷離;

雙兔傍地走, 安能辨我是雄雌?

這”木蘭辭”相信各位都耳熟能詳, 朗朗上口. 這首堪稱文學精品的詩辭不僅文辭優美, 其中若干詞句還透露出了某個時代時特有的文化背景, 乃至一些政治制度和社會習俗. 它的存在價值已遠遠超越了純文學的表現, 還成為史學家考証時代背景的參考佐証.

這位易服男裝代父從軍, 立功沙場, 巾幗不讓鬚眉更勝鬚眉的奇女子 — 讓人忍不住想問: 歴史上果真有這麼個女生嗎?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木蘭辭中的”可汗”二字便已道出木蘭的生存時代了, 估計也就是在北魏時期, 就算不是北魏, 但也只能在北魏之後. “可汗”一詞傳說中是由柔然族所創, 時值北魏時期. 當時可能對新創的 “可汗”二字有一種莫名的喜愛和流行, 因而就連與柔然為敵的北魏皇帝在祭祖時, 也在知名的”鮮卑石室”中的祭禱文中刻上了”可汗”二字. 所以當時的”可汗”二字可能就等同了至高無上的地位和皇帝及天子是一樣的. 並非匈奴專有詞.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image-118.png

而”木蘭辭” 中的巿集位置和賞賜及官職則是符合北魏和唐朝時期的城巿規化和官制的. 先說木蘭婉拒了天子冊封的尚書一職…. 還記得”錦繍未央”中也有尚書一職, 所以官職是符合北魏的職稱的. 木蘭又跟天子借明駝返鄉. 明駝, 指的是唐朝的專門一支以駱駝為主用於傳遞邊塞緊急軍情的隊伍. 明駝制雖是定型於唐代, 但在南北朝時期的北朝基本上已經是朝著傳驛合一的方向發展的. 所以可以說明至少這首流傳千古的木蘭辭是定型於唐朝的, 但真實的花木蘭本人有郤有可能是早於唐朝但不會早於北魏時期胡族女子.


再說在”錦繍未央”中 (我是有多愛這出戲啊? 一直提到它???) 當九公主要求北魏太武帝讓她學射箭時, 北魏太武帝可是大力支持大聲讚賞的, 並說身為鮮卑子孫雖是女子仍應學習騎射的. 所以花木蘭精於騎射在北魏並不奇怪.

再來, 女生最愛逛街買東西了. 木蘭為了代父出征也沒少買. 以花木蘭採買的模式, 仿佛相同的行業都集中在同一區塊, 而同一區塊之中再作細分. “東巿買駿馬, 西巿買鞍韉, 南巿買轡頭, 北巿買長鞭.” 所以要東南西北四面跑. 有沒有覺得很像半個世紀前的台北巿? 書店文具業集中在重慶南路一帶, 南北貨批發商則多分佈在廸化街, 至於要做衣服買布料那麼一定是往衡陽街和博愛路跑. 這種佈局很可能是始於北魏, 在孝文帝遷都洛陽後, 重新規劃洛陽城便是按照這種方式布局的.

北魏在洛陽城建有四夷館: 
對南朝漢人來歸者, 集中在金陵館, 其區名為歸正里. 

對日本和高麗等東北地區來歸者, 集中在扶桑館, 區名為慕化里

西域諸國來歸者, 集中在崦嵫館, 其區名為慕義里

北方大漠民族來歸者, 集中在燕然館, 其區名為歸德里.

至於殡殮業者則多集中在準財里.


像這種超有制度的城巿布局, 唐朝長安城也是仿效北魏洛陽城. 所以也有不少人覺得花木蘭可能是唐朝人. 除了木蘭逛街採購模式像極了在50年前的台北, 哦, 不是, 是像極了唐朝的長安城, 還有另一個比較更具說服力的說法可以說花木蘭是唐朝人的地方就是”可汗”和”天子”二個稱謂. 在歷史上介於北魏到隋唐時期同時擁有 “可汗” 和 “天子” 稱號的皇帝不多, 比較出名的(但不是唯一一個的)就是唐太宗李世民了. 就在貞觀四年李靖大破突厥後, 四夷君長對李世民奉上了”天可汗” 的稱號. 所以”可汗大點兵” 和 “天子坐明堂” 都說的通.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image-123.png


再來講到女子的妝容, 相信女人對流行是最敏感的. 如果世界上沒有女人, 應該也就沒有”流行”一詞了. 所以就有人從花木蘭的妝容上來推斷花木蘭的時代. 木蘭借了天子明駝返家後, 沐浴完, “當窗理雲鬢, 對鏡貼花黃.” 這個花黃乃南北朝時期北朝婦女才有的妝飾, 南朝婦女則無此種化妝方式. 因此花木蘭絕對是北方人.

總結一句, 由”木蘭辭”中的採購方式, 稱謂, 賞賜, 官職, 風景地貎的描述及妝容, 可以大約估計花木蘭是介於北魏到隋唐時期的北方女子. 以那樣的時代背景和北方女子善騎射的情況下, 出一個花木蘭似的巾幗英雄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後世才有真實版的秦良玉和傳說版的楊門女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