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七) 姐妹情深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六) 由於白天沒機會從細君口中問出什麼, 石邑決定今天在宮中留宿, 晚上叫了諸邑過來, 像小時候未出嫁前一般和諸邑同褟而寢. "二姐, 妳回來真好. 多住幾天好嗎?" 諸邑抱著石邑天真的說著. "不怕我欺負妳?" 石邑笑著回道. "妳哪會真欺負我啊, 逗我玩兒的吧."諸邑撒嬌的說著. 石邑雖僅年長諸邑3 歲, 但石邑天生心思靈敏, 善於觀察, 和諸邑性格上完全不同, 因此也顯的特別成熟和老成. 諸邑特別受到武帝的寵愛, 於是自然而然養出了一份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子, 加上她天生豁達開朗樂觀的個性, 做事從不會思前想後, 講話更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哼, 算妳有點良心, 知道二姐對妳的好."石邑用手指用力的戳著諸邑靠向她的額頭. "唉喲, 好痛啊, 二姐..."諸邑把身子挪開, 雙手撐著身子爬起, 背靠著床椽:"二姐, 我知道, 這次若不是妳, 和親人選可能就是我了." "儍Y頭, 不會的, 父皇那裡捨得."石邑也坐起身, 看著諸邑, 心想, 這小Y頭長大了, 看的明白一些隱藏在事情表面下的真相了?  "我知道, 本來未必會是我, 但... 因為我不聽母后的安排, 還... 還...."諸邑低著頭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 石邑接著說:"還吵著非劉禪不嫁?" 諸邑一聽"劉禪"二字, 馬上把頭埋在棉被裡, 羞的抬不起頭.  原來二年前, 衛子夫幫諸邑已看好一門親事, 和武帝商量過,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七)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二十六) 冷面御醫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石邑邊幫細君夾菜, 邊說: "父皇母后有多看重妳, 妳應該心裡有數, 母后疼妳一點都不比疼咱們少, 父皇原本是看在五叔和四弟的份上接妳入宮, 但妳自己入宮後的表現讓父皇對妳刮目相看...." 細君默默的用筷子玩著碗裡的飯菜, 安安靜靜的聽著不出聲.  諸邑突然用力的把筷子放到桌上, 發出啪的一聲, 嚇了石邑和細君一跳, 還不等石邑開口罵諸邑, 諸邑這小妮子壓低了聲音語出驚人的說道:"要不, 細君, 咱們叫劉禪帶咱倆一起逃走? 哼, 新娘子跑了, 他們到時愛嫁誰嫁誰去! 妳說好不好?" 細君聽到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 也讓細君想通了. 石邑本要開口大罵諸邑的, 看到細君居然笑了, 知道細君想通了, 只有這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儍諸邑才想的出這種鬼點子. "啊, 細君, 妳終於笑了, 太好了, 我們吃完去找劉禪商量..."儍諸邑還以為細君是因為她的點子太好了才開心的笑了, 石邑不等諸邑說完就插口:"諸邑, 夠了, 這種殺頭的事妳忍心去找劉禪?" "二姐, 妳沒聽明白嗎? 咱仨都逃了, 殺誰哪?!"諸邑得意的說著. 石邑眉頭緊鎖, 看來, 這個儍Y頭是認真的, 忍不住邊搖頭邊說道:"妳是父皇母后的親閨女, 大漢朝的三公主, 一旦事發妳都難逃一死, 細君是劉禪從閻王手中拼了命救下來的, 怎麼, 妳倒好, 想法設法把他們倆再送回閻王手中?" 諸邑嘴張的老大, 卻想不出話來反駁石邑, 那窘狀讓細君看了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回諸邑有些惱羞成怒的瞪著細君:"嘿, 細君, 連妳都敢嘲笑我了?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六)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和親人選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時間: 元鼎三年, 西元前114年 細君整夜無法入睡, 在床上是哭累了睡, 睡醒又哭的渡過了整晚, 枕頭和被褥上都沾滿了細君憂傷的淚水.  就在黎明時分, 細君終於哭累了在不知不覺中昏昏沈沈的進入了深層的夢鄉. 半夢半醒間, 細君彷彿看到了最疼愛她的爺爺站在床前, 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她, 面帶微笑.  爺爺的嘴巴在動似乎在說話, 爺爺的手裡拿著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想要交給她, 但細君卻完全聽不見爺爺在說什麼, 細君想要起身抓住爺爺的手, 爺爺身子卻的緩緩的往後退, 愈退愈遠, 細君想要張口大叫"爺爺不要走" 然而就這短短的五個字, 細君卻怎麼也發不出聲. 突然之間, 細君聽見巨大的聲响, 爺爺面上表情剎那變的驚恐, 快速的將手上的包裹藏進兜裡, 細君知道爺爺要離開了, 細君著急的想要大叫"爺爺不要走"卻偏偏怎麼也發不出聲... "細君, 細君, 妳醒醒哪, 別嚇我, 我是諸邑啊...細君..."諸邑站在細君床邊緊張的搖著細君的身體大聲叫著. 細君聽到諸邑的聲音, 一下子從夢境中回到了現實, 細君想開口, 但只覺得喉嚨好乾好痛無法發聲, 細君想要張開眼睛, 然而眼睛卻怎麼也張不開, 估計是哭了一整晚, 眼睛都哭腫了. 石邑看到細君有些反應了, 便回頭對站在門口的侍女說:"去, 快去打盆熱水來給妳家翁主擦臉" "是"采繪馬上轉身離開細君屋內去廚房打水. 石邑從桌上倒了杯水, 示意諸邑把細君扶起來, 讓諸邑餵細君喝點水. 細君喝了點水, 咳了幾下, 算是能說話了:"謝謝三姑姑." "唉, 這時候了,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和親人選

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麒麟送子圖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細君在回常寧殿的途中又迷了幾次路, 好不容易回到常寧殿, 看到自己院外灯火通明, 心中一驚, 知道不妙, 看看手中捧著的木匣子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時, 李姬眼尖早已看到細君, 扯破了噪門大叫:"細君, 妳好大的膽子, 居然敢私自離開常寧殿?" 正當細君進退維谷不知該如何回答之時, 從細君身後傳來石邑冷冷的聲音:"細君乃奉我母后之命在晚膳後到我房中和諸邑一同商議準備衛長公主的大婚禮單, 難不成, 這, 也要向您稟告不成?"  對於衛子夫的三個女兒, 李姬雖不喜歡, 但還是開罪不起的, 只好悻悻然的回: "喲, 二公主, 瞧您這話說的, 我這不是擔心細君的安危嗎?" "怎麼, 在宮中還有什麼不安全或是值得您擔心的地方嗎?" 石邑依舊用她那一慣冷淡不帶絲毫感情的語氣回答. "是啊, 瞧您剛那語氣, 聽起來可不像是在擔心細君哦, 倒像是.... 嗯.... 責罸, 對, 就是像要準備責罸細君." 諸邑從石邑身後冒出來挑釁的說. 李姬看著現下的狀況, 知道自己今天是拿細君莫可奈何了, 只好打道回府:"那麼, 即然回來了, 那, 就早些休息吧." "是!" 細君恭敬的依足屈膝行禮, 石邑和諸邑二人雖瞧不起李姬, 但在輩份上怎麼說李姬也是長輩, 該有的規矩和禮貌在宮中還是不能少的, 於是就意思一下的屈膝恭送李姬. 看著李姬和眾侍女內監離開後, 細君回頭和石邑及諸邑行禮, 石邑則用眼神暗示細君有話進屋裡再說, 倒是諸邑看都不看細君一眼, 小嘴還氣鼓鼓的, 明顯的是在生細君的氣. 細君雖不明白諸邑在氣什麼,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私會劉禪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時間: 元狩四年, 西元前119年 今年自開春以來便是一個忙碌的一年. 前朝全忙著為中郎將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的任務做準備, 除了安排數百位隨行人員和準備數萬頭牛羊和數千匹絲綢之外, 還要忙著趕製與挑選精緻的漆器, 玉器, 銅器等貴重物品. 因為都是為了向西域諸國彰顯大漢朝的富裕和強盛, 必得精心挑選出最精美的器皿, 切不可在這上面失了大漢天朝的面子. 後宮也沒閒著, 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忙著準備衛長公主下嫁第五代平陽侯曹襄的婚事. 二邊都是貴不可喻的皇親國戚, 在婚事的籌備上可是一點兒都馬虎不得.  除了皇后自家忙著嫁女兒之外, 別的嬪妃在備禮上也是費盡了心思, 到處搜羅精巧的禮品就怕自己送的禮被別的嬪妃給比了下去, 畢竟這可是衛長公主的婚禮, 嫁的還是武帝的親姐姐平陽公主的兒子. 不僅是親上加親, 還是門雙富貴的親事, 嬪妃們都迫不及待的希望藉由這門親事, 能讓自己重獲聖寵同時和平陽公主攀上關係. 就連目前聖眷正濃的王夫人, 在這備禮上也絲毫不敢馬虎. 王夫人為人心思靈巧, 八面玲瓏, 雖未必和皇后真的同心同德, 但表面功夫王夫人還是做的很週到的. 為了準備給衛長公主的禮物, 王夫人大費周章的派人四處尋找大顆的紅珊瑚珠, 就希望她送的禮能成為衛長公主鳯冠上的那顆最耀眼的紅珊瑚珠. 諸邑和石邑二人則是商量好了, 一人負責四處尋找珍珠串, 一人則是尋找一對完美的玉佩, 一起送給大姐取其"珠聯璧合"之美意祝賀衛長公主和平陽侯二人極其相配的姻緣.  其他皇子們和公主們也都不敢在這上面懈怠, 都使出了渾身解數想要送出一份體面的禮物. 倒是李姬, 心胸狹窄, 始終對衛子夫繼后位一事心懷不滿, 但苦於身份地位和皇后畢竟過於懸殊, 難以擠兌, 平時除了常藉口身體不適免了早上的請安, 倒也玩不出其他的花樣來.  這次對衛長公主得此好姻緣心中更是不爽, 所以始終沒在禮物上花什麼心思, 倒是三皇子劉旦在這事情上不忘提醒李姬千萬不可失禮. 只可惜, 李姫慧根有限, 縱使幾經兒子提醒, 仍不放在心上.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私會劉禪

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桂花釀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一) 黃昏時分, 澄保到了椒房殿外, 子夫好奇一般這時間, 澄保怎麼不在皇上身邊伺候, 反倒往椒房殿跑了. 子夫讓小茜去把澄保叫進來. "奴才叩見皇后." 澄保乃皇上身邊內侍, 原本不用行叩拜禮, 但澄保很知分寸守禮數, 對皇后, 一向行大禮.  "起來吧, 澄保."皇后柔聲說道. "皇上可有事要吩咐?" "是, 回稟皇后, 皇上讓奴才來問問皇后, 今天折騰了一天, 是否累了, 可需要早些安歇?" 澄保兩眼眨啊眨的, 可見是話中有話.  衛子夫明白皇上的意思便回道:"澄保, 你回去回稟皇上, 就說, 臣妾一切安好, 多謝皇上關心, 今日晚膳小廚房做了皇上愛吃的菜, 臣妾等皇上來一起用膳." 澄保很開心的應了, 便快快回去回稟武帝. 衛子夫也馬上招來了小茜, 讓小茜去吩咐小廚房多備幾樣武帝喜歡的菜, 今晚, 皇上留宿.  小茜可開心了, 自從皇后封后後, 皇上在椒房殿留宿的次數便愈來愈少了, 皇后從沒說過什麼, 但看在貼身侍女小茜的眼裡, 小茜明白皇后的擔憂.  王夫人雖不似李姬那般咄咄逼人, 但, 平日的請安, 王夫人對皇后表面的禮數雖週到, 然而任何人都能感覺得到王夫人在顯擺皇上對她的獨寵. 不用皇后多交待, 小茜早已親自跑到小廚房去監督著下人們做事, 以確保菜色和樣式精美好吃. 最好是能留住皇上天天往這椒房殿中跑, 想到這, 小茜自己臉上一紅,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二十一) 石邑公主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 諸邑和細君一起來到了石邑房門外, 諸邑正準備推門進去, 郤被細君拉住, 諸邑不依, 二人在門外鬧出微微聲響, 房內石邑早已聽到, 從床上坐起來, 擦乾了眼淚說:"門外是諸邑和細君吧?""欸, 是我二姐." 諸邑回道. "是, 二姑姑"細君也回道.  "諸邑, 妳進來吧, 二姐有話跟妳說. 細君, 二姑姑今天不舒服, 就不請妳進來坐了." 石邑聲音冷淡的回絕了細君.  細君與二公主本就不親近, 打從細君一入宮, 二公主對她便是禮數週到, 郤又不冷不熱. 細君知趣, 知道今天這事兒, 二公主也只想跟自己的親妹妹說, 於是有禮的隔著門也向二公主行了個躬身禮:"是, 細君告退, 希望二姑姑早日康復." 離開前也跟諸邑頜首行禮. 諸邑看著細君離開後便推門進去."把門關上."石邑淡淡的說道. "嗯."諸邑回頭把門關好, 說:"二姐, 妳就這麼打發了細君, 不太好吧, 她也是真心關心妳呢."諸邑有點擔心的說道. "妳啊, 真是沒個心眼到了蠢的地步了. 還笑人家四弟, 妳跟四弟倒像是親姐弟."石邑皺著眉低聲道. "二姐, 妳怎麼這麼說人家, 人家來, 是來安慰妳的, 妳怎麼反倒罵起人來了?"諸邑生氣了"我現在不想跟妳吵架, 如果妳不想見到我, 我走便是了."轉身正要把剛才關上的門打開. "來吧, 諸邑, 二姐也沒力氣跟妳吵, 把門關好, 過來坐下, 二姐有話跟妳說,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一)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二十) 平陽侯曹襄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九) 此時, 澄保再度端上一杯剛烹好的茶, 這第二道茶香, 香濃的讓站在下面的衛長公主也聞到了, 武帝接下了茶, 緩緩的吹著, 啜了一口, 繼續:"妳母后應該也跟妳提過了, 朕現在當著大家的面先問妳一句, 妳, 心中可有中意的人了?" 衛長公主面色蒼白, 立刻垂目看著地面緊張的回道: "父皇, 兒臣沒有."  "當真沒有? 如若有, 現在說出來, 或許朕還能成全了妳, 現在不說, 朕乃天子, 一旦朕開口, 妳便失了轉圜的餘地了." 武帝慢慢的啜著茶, 一手拿起一塊衛子夫端上來的精緻糕點放入口中. 衛長公主心中雖生怕被嫁到遙遠的西域, 但也不能為了怕而隨口瞎編個男子吧. 心一横, 只能聽天由命了. "兒臣明白, 兒臣並沒有意中人, 兒臣雖還不想嫁人, 但自古以來婚姻大事本由父母做主, 父皇若已有人選, 兒臣...兒臣從命便是." 語畢, 眼眶已微微濕潤. 感覺縱使自己貴為大漢朝的第一位公主, 然而, 年齡一到, 自己的人生, 仍然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今天前朝太常當眾提及妳已過婚配年齡, 是該為妳許婚的時候了. 二年前太常私下在御書房跟朕提時, 朕以妳年紀尚小不急婚配, 打發了太常." 武帝一臉不滿的表情, 拍了一下桌案, 繼續說道:"今天, 這老傢伙竟當廷提出,  還說這大漢朝長公主的婚配不只是皇家的家務事, 還事關天下臣民了, 擺明了不讓朕有拒絕的機會, 朕, 也只好允了."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二十)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十七) 衛長公主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六) 元狩四年, 西元前119年, 細君入宮已一年有餘, 名義上雖是寄居於李姬宮中, 但由於細君在江都時便已啓蒙, 年紀雖輕, 對詩詞歌賦興趣甚濃, 武帝於是破格讓細君陪同其他皇子一同與李太傅學習. 於是細君也和劉胥一起每回下學便同太子一起到皇后宮中請安. 細君知書達禮, 長的更的清新脫俗, 美的不食人間煙火, 讓武帝和子夫是一見到便喜歡了. 平日裡, 細君除了陪太子及劉胥等皇子一塊讀書, 更多的時間, 細君和諸邑及石邑公主因年齡相彷, 常聚在一起, 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細君的詩詞歌畫和女紅都相當的出挑, 讓諸邑羨慕不已, 常常鬧著要細君繡個荷包, 手帕, 編個如意結什麼的送她, 細君也從不拒絕, 開心的答應著. 細君入宮後也聽說了當初若非澄保公公力保, 劉胥叔叔吵著要她陪著玩兒, 加上皇后從旁協助, 今天她根本不會在這裡. 對這些恩人們, 細君都勞記在心, 從不敢忘. 劉禪, 自然是陪著細君入宮的. 只是一入宮中, 劉禪便被收編入了南軍的郎衛羽林(註一), 負責擔任未央宮殿內廊署的侍衛. 劉禪的心細和過目不忘及敏銳的觀察力, 甚得武帝喜歡, 總帶在身旁邊. 因此細君偶爾也能在皇后的椒房殿外見到正在站崗的劉禪. 值勤中的劉禪雖不能和細君話家常, 但二人打小一起長大的默契, 勿需言語, 一個眼神也能表達一二, 知道彼此都好, 雙方便也安心的各盡其職的各自生活了. (註一) 郎衛羽林 - 西漢武帝時宮中侍衛分為南北二軍:➢北軍由中尉統率防守城北因而得名.➢南軍為內廷侍衛, 又有兵衛與郎衛之分.    ➛兵衛擔任殿外侍衛, 由衛尉統御.    ➛郎衛擔任殿內廊署侍衛,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十七)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十六) 細君入宮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五) 此時小茜捻手捻腳的走近皇后身邊, 低聲說道: "皇后, 太子和其他皇子已用完點心, 正在大殿外等著向您請安, 看皇上正忙著, 是否..." 皇后回頭看了武帝一眼, 柔聲道:"陛下, 據兒正在殿外...." 武帝閉著眼睛品著澄保烹的茶:"嗯, 讓他進來!" 澄保此時繼續烹茶, 端上一杯獻給皇后, 皇后接過, 深深聞了一下, 再品了一口, 道:"澄保, 你一旦得閒, 可得來哀家宮裡好好教教哀家你的烹茶秘方. 哀家怎麼烹, 都沒你這好味道! 難怪你不在時陛下老叨唸著想著你烹的這一口茶呢!" 澄保開心得意的回:"皇后陛下, 奴才怎敢擔的上一個教字, 蒙皇后不嫌棄, 奴才一得空, 必來皇后宮中為皇后烹茶...." "兒臣劉據/劉閎/劉胥, 拜見父皇母后, 祝父皇母后福壽安康, 萬壽無疆!" 太子劉據和另二位皇子在小茜的招呼下進了椒房殿.  武帝微笑, 放下手中茶杯, 澄保趕快接下, 武帝笑道: "好好, 都起來吧!" "謝父皇!"眾皇子異口齊聲的回. 武帝:"據兒來, 告訴朕, 剛從哪兒來?" 太子劉據邊向前走邊說:"父皇, 咱們剛上完學, 從李太傳那兒來, 見到父皇和母后正忙著, 小茜便安排咱們到偏殿先用些點心."太子說到這, 頓了一下, 轉頭看了澄保一眼, 繼續:"澄公公, 您回來啦, 父皇可惦記著您的茶呢, 這回, 可有帶回什麼好東西給咱們兄弟幾個玩兒呢?" … Continue reading 細君公主傳(十六) 細君入宮